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c6cc64e1a75bd7e4582e7a878eb2860d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
首页 > 心情说说

奥博网

发布时间:2019-12-10 18:57 来源:泰和网

亲爱的同学们,在这个竞争力日益增强的社会,让我们一起为我们的祖国的蓝天添上一份绚丽的色彩,为我们的祖国母亲添上馥郁的花蕾。

刹那间,我看见了像一辆飞机,像汽车,像船,又像太空舱似的东西,就像四不像。到底是什么呢?我绞尽脑汁的想,我又问了路人,哦!这就是未来的汽车,体形为扁圆状,两边有机翼,用来飞,后面有喷射器,用来推动汽车,底下有气旋装置,能减速,和上升下降,最重要的是,他不用停车,只要按缩小键就会变成一个胶囊,可以放在口袋里,用的时候就随意一抛就会出来。这也是本世纪最伟大发明之一。

奥博网:颖儿穿流苏裙看秀

现在是科技时代,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。我的书包制造厂也不甘示弱,准备研发一种特殊的书包。

记得那天值日,有很多同学赖在班里不走,留下来做作业。本来,这也是情有可原,因为临近期末,作业很多,都想早点完成,然后复习书本。可是,这对要完成值日的我们,可伤脑筋了:同学们不走,我们扫地时扬起的灰尘,他们呼吸后容易患病;而他们不走,本来很简单的值日,也没法按时完成。于是,张庆欣皱着眉头对我们说:先扫好外面走廊和环境区,再关好小房间门,关风扇,关窗,关好后门,最后再摆桌子、扫课室。我们按照了她的要求去做后,果然办事效率快多了。可是,还没扫地,终极驱赶令——静校铃,毫无预料的响了,各个同学无头苍蝇似地朝校门奔去。教室虽然静下来了,意味着我们也要走了,我忽然看见张庆欣那这两个扫把,一个垃圾铲朝我走过来,说:咱们把课室扫完再回去吧!我点了点头。于是,我们就飞快地扫课室。幸好,垃圾不多,我们也赶在校门关闭前,离开了学校。

下午放学后,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,像小鸟一样飞奔回了家。打开家门,我大声喊道:妈妈,我回来了!可是屋里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我失望的坐在沙发上,等待妈妈回家。半个小时过去了,妈妈还没回来,我心里抱怨道:妈妈到底去了哪里,这么久还不回来。肯定是忘了我的生日,连这么大的事儿都忘了,怎么做家长的呀!半个小时过去了,妈妈还不回来,我便打开电视,可是好像电视和我过不去是的,没有一个好看的节目,全是广告,只好拿本书看了。一本又一本。六点、七点……渐渐的,天黑了,可妈妈还没回来。我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。在梦中,满屋被蜡烛照得通亮,餐桌中央放着一个大蛋糕,蛋糕上面是一只正在冲我笑的小猫咪,我伸手想去摸小猫咪,可我怎么也够不到,气死我了!我向前跑了几步,扑通一声,我从沙发上掉了下来,原来这是在作梦啊!奥博网

奥博网从此,不管我遇到过多么大的磨难和困扰,我都会想起那条岁月的疤痕,然后,淡淡一笑,想起了奶奶的话:一条疤痕算得了什么!。

对于我来说,它像一阵风,吹散了我的烦恼;像一阵雨,冲醒了我的头脑。 半夜,风在刮,雨在落。而我却静静地躺在床上,苍白的脸庞上又增添了几颗绿豆般大小的汗珠,一眨眼就从额头滑落到了下颚,这感觉痒痒的。我呼唤着妈妈,妈妈也着急的问我怎么样了?我…头疼,我断断续续的回答。 终于,妈妈还是带我去了诊所,漆黑的夜空,妈妈手中那微弱的灯光,相比之下,太渺小了,反而使夜晚又增添了几分神秘。就这样走了很久终于到了。打了针,开了药,总算缓了过来。无论是去还是回来,妈妈的嘴一刻也没停歇过﹕怎么样了、哪里不舒服、想吃什么,等回家了给你做贩贩贩 不知不觉,天已经蒙蒙亮了,看着妈妈那为我而忙碌的背影,感到好心酸,好贩贩贩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 这只是一件非常普普通通的小事,但我觉得它很伟大,因为它包含了妈妈对我无限的爱。 是亲情,让我看清了母爱!

(function(){ var src = 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msg.com/11.0.1.js?d182b3f28525f2db83acfaaf6e696dba"; document.write('